<form id="p77nf"></form>

<address id="p77nf"></address>

<address id="p77nf"><delect id="p77nf"><output id="p77nf"></output></delect></address>

<address id="p77nf"></address>

      <address id="p77nf"><var id="p77nf"><ins id="p77nf"></ins></var></address>

      <address id="p77nf"></address>

        <address id="p77nf"></address>

            當前位置:100EC>金融科技>阿里騰訊130億補貼之下:代理商為“刷臉”瘋狂

            全國疫情數據

            {{dataList.mtime}}
            • 確診

              {{dataList.gn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阿里騰訊130億補貼之下:代理商為“刷臉”瘋狂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30日 15:42:12

            (網經社訊)這天,從事媒體行業的老何接了一個電話。

            通話中,對方提及想在老何所在自媒體平臺做一則關于“代理刷臉支付”招商廣告。

            作為一個在業內小有名氣的自媒體平臺負責人,今年以來,老何已接到過不少類似的電話。老何再次拒絕了,但這一行的廣告需求如此之大背后,是“代理刷臉支付”已成為當下一門十足的“好生意”。

            確實,在2019年,“刷臉支付”已經成了巨頭追逐的大熱點——今年4月17日,在北京支付寶開放日IoT專場”上,時任支付寶支付事業部總經理的鐘繇坦言,未來3年支付寶“蜻蜓”將投入30億補貼刷臉支付。此外有消息顯示,微信“青蛙”補貼力度達到100億,銀聯方面也在積極布局刷臉支付,只是尚未有具體措施落地。

            在巨頭們揮舞的補貼支票下,眾多代理刷臉支付的創業者也順勢興起,他們用一種類似傳銷的方式,瘋狂攫取著可見的行業紅利。

            拉“新人”入伙才能快速回本

            林樂(化名)供職于一個刷臉支付代理業務公司,在他眼中,

            “刷臉支付更像是基于微信和支付寶的一個新的支付方式,它只不過是將原有的掃碼變成了現在的刷臉。”他認為,就像當初的二維碼一樣,如今推廣這種新的支付方式是大勢所趨。

            林樂所在公司在其中充當的角色,正是給想做代理的“新人”,給予一個能夠在微信支付寶及商戶間建立聯系的資格,

            林樂告訴記者,現在市面上大多數做刷臉項目的公司,都是以代理業務為主,即“新人”交了代理費后就獲得了刷臉機器的代理資格

            之后,“新人”也因此成為該公司的下級代理商。

            “新人”成為代理商之后,可以通過讓自己獲得代理資格的公司,

            目前,支付寶和微信刷臉設備的官方報價,分別是1699元和2200元,如果代理們通過服務商加盟的方式,就能用最低價1499和2000元提走機器,并且沒有數量限制。

            更重要的是,目前只要將機器賣給商戶,在該機器開始交易使用后還能拿到機器廠商提供的補貼,也就是說,賣機器的利潤空間實際會更大——相關數據顯示,成功鋪設一臺機器,蜻蜓目前最高獎勵1600元/臺,青蛙則是1540元/臺。不過,截至鋅刻度發稿,上述獎勵數字,未獲得 阿里 和微信官方證實。

            其實,“做代理實際上最主要的盈利點,并不是硬件差價。”林樂稱,因為只要通過刷臉支付作為切入點,代理商與為自己開通代理資格的上級代理還能拿到經其鋪設過刷臉機器的商家的流水分潤

            與上述有所不同,林樂公司更多是為代理商提供OEM貼牌業務,即在代理商購買該服務后,為其準備好的服務器上安裝一整套刷臉支付項目的系統(包括新零售、餐飲、美業等)。

            此時,在這套系統中,代理商可以對該系統進行包裝、改名處理,進而以代理商自己的名義運營,比如在全國進行招商加盟,售賣價格完全由代理商決定——鋅刻度記者所在朋友圈中,就有一個小有名氣的年輕女性創業者,推出了“XX臉刷臉支付”,但其核心,還是基于支付寶和微信的刷臉支付技術。

            選擇這種方式有一個前提,代理商必須先有一個屬于自己注冊的公司。此時不光可以發展自己的下級代理,還能如林樂公司一樣售賣手上的系統。


            林樂公司提供的兩種代理模式對比(全套系統)

            在市場如此火熱情況下,林樂坦言,自己公司關于刷臉項目的報價幾乎可以說是已經到了行業最低,“其他公司的代理加盟費和OEM貼牌費為什么收得那么高?有可能這個公司的系統也是剛買的,它想多賺點快速回本,所以定價比較高”。

            說到這里,林樂還給鋅刻度記者算了一筆賬,“如果用2、3萬塊錢,拿個最低的OEM代理(單個系統),可能只招兩三個下級代理就能直接回本了”。


            盈利分析

            百般手段只為邀人加盟

            如今,市面上眾多代理公司對下級代理及合伙人(OEM貼牌)的渴求,已被赤裸裸的放到明面上。

            鋅刻度調查發現,在不少代理公司的宣傳網站上,都有諸如“加入萬億市場,坐上移動支付風口”、“找準風口,創業無憂”、“3秒刷臉,收益到賬”這類讓人一看就容易心生向往的口號和標語。

            此類網站通常會主動彈出對話窗口,請求瀏覽者留下聯系方式,一旦留下了電話,很快就會有專人負責聯系并講解加盟具體內容。

            正如林樂所言,鋅刻度在調查中聯系到的代理公司,基本都是在游說記者成為其下級代理商或成為其合伙人。


            不同加盟費對應不同合作等級

            某代理公司售前服務人員陳其(化名),在與鋅刻度的交流中透露,刷臉機器拿貨越多優惠力度越大,在內部價格和官方補貼的雙重保障下,刷臉機器相當于是免費的,甚至還能略有盈余(要得多的話可以倒賺一筆)。

            此外,還有部分主推代理模式的公司,還直接打出機器免費的口號,相關業務人員告訴鋅刻度,“機器、售后、技術維護,都是免費的——我們好推的點就在這里。”

            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代理公司都沒有主動向鋅刻度表明過,

            這意味著,想要成為代理,必須先交一筆代理費,且只有真正與商戶合作并成功簽單后才能得到收入。通常情況下,代理權以一年期限,面對不菲的代理費以及激烈市場競爭,在這一年里需要賣出多少設備才能保證自己不會賠本?

            得知鋅刻度記者因沒有推銷經驗而有所顧慮時,陳其又向鋅刻度表示,只需要花1000多元注冊一個公司拿到營業執照,就有了選擇OEM貼牌的基本條件,交過加盟費,再把營業執照交給他們全權辦理,后面就不用出去跑單,只管發展下線即可,這也是更快的獲利方式。

            當鋅刻度詢問獲得OEM貼牌代理資格后是否需要準備辦公室、相關網站等其他條件,陳其回答,“并不清楚。”

            林樂則告訴鋅刻度,當代理商購買OEM貼牌服務后,“完全可以架設一個網站對系統進行宣傳”,除了能吸引更多下級代理商之外,更重要的是,可以售賣貼牌包裝后的系統。

            其實,

            不僅如此,不少代理公司還組建了自己的社交圈,不斷分享最新的補貼政策,每天交流最近的業務情況。

            巨額獎勵下,代理商為錢瘋狂

            刷臉支付第一次為外界所知,最早是在2015年3月16日舉辦的IT和通信產業盛會CeBIT開幕式上, 馬云 演示了 螞蟻金服 的Smile to Pay掃臉技術,并為嘉賓從 淘寶 網上購買了1948年漢諾威紀念郵票。


            2015年, 馬云 首試刷臉支付

            2017年圣誕節,微信刷臉支付也在廣州白云萬達廣場的VERO MODA智慧時尚體驗店里首度亮相。

            2018年12月,支付寶率先推出刷臉支付機器“蜻蜓”,拉開了刷臉技術正式商用的序幕。3個月后,微信緊隨其后推出了刷臉支付機器“青蛙”。

            9月6日,人民銀行印發《金融科技發展規劃(2019-2021年)》,其中提到“探索人臉識別線下支付安全應用,由持牌金融機構構建以人臉特征為路由標識的轉接清算模式”,這也為刷臉支付頂層設計打開了通道。

            小到超市、便利店、洗車場,大到酒店、商場、地鐵站,刷臉支付的應用場景簡直無處不在。如果能夠將刷臉支付模式順利推廣開來,對于消費者來說,將意味著更快的速度、更簡單的操作以及更便捷的服務。

            有人將之盛贊為,這是“第四次無現金支付革命”。

            支付寶方面,從2019年4 月17日到2020 年3月31日,官方針對硬件“蜻蜓”設立的獎勵金為每臺機器最高補貼1600 元。此前今年3月,支付寶官宣的補貼金額為30億元,支付寶還宣布未來對刷臉支付的補貼將不計上限。

            微信方面,截至2020年3月31日,官方針對“青蛙”也設置了每臺機器最高1540元的大額補貼。有消息稱,“微信的補貼金額是100億。”

            中泰證券研報曾指出,“國內的第三方支付行業受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兩大巨頭的主導,在兩家公司積極推廣刷臉支付的背景下,整個行業都會快速跟進,包括上游的機器廠商、下游的收單服務機構及其他同業競爭者。”

            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在兩大支付巨頭不惜拿出巨額補貼,快速搶占推廣市場大背景下,下游服務商迎來了發展契機,而他們現在最主要的擴張方式就是加盟代理:巨頭先授權給服務商,服務商再去全國發展代理。

            由此,在這個風口之下,一股代理刷臉支付業務的浪潮席卷開來,甚至變得瘋狂——9月下旬,一位某OEM貼牌代理商,就對鋅刻度記者說:她所在的圈子,已經有人,不計一切,甚至準備傾家蕩產,“對這個事情大干一筆”。

            總結:狂熱代理正在傷害這個新興行業

            目前,盡管微信和支付寶以130億元人民幣的投入,表示了對這一領域的重視與看好,不過與之前兩者搶占二維碼風口時的投入相比,尚有所不及。

            就鋅刻度的調查來看,這個模式能否真正推廣開來還有待市場觀察,現在可以肯定的是,

            一方面,不少代理商采取類似傳銷拉新的方式去獲得補貼,違背了微信和支付寶用補貼推廣技術和培育市場的初衷,甚至與之背道而馳——有某支付公司客戶經理稱,他們在全國有幾千位客戶經理,兩個月鋪設備總量也就幾百臺。

            除了刷臉支付技術還在市場培育初期外,更重要的原因是,這些客戶經理,其實都把重心,放在了拉新收取加盟費提成上面,“這個熱錢,遠比辛辛苦苦去真正做市場推廣更快更大”。

            另一方面,“刷臉支付”采用的是3D人臉識別技術,但各種OEM貼牌而來的品牌,對相關技術的肆意夸大甚至不實宣傳,已經讓一些用戶和商戶,對刷臉支付技術本身,更為迷惑。

            很大程度上,瘋狂而使出百般手段的代理商,并不知道如何去真正進行市場和技術的培育推廣,更別說早日實現“第四次無現金支付革命”了,對刷臉支付這個新興領域而言,恐怕如今反而是一種傷害。(來源:獵云網)


            2月17日,網經社宣布啟動“春雨行動“計劃,出臺三項舉措:首推“全國中小電商扶持計劃”、啟動“抗疫情 護消費電商消費專項調查”、上線“新冠肺炎物資供需發布公益平臺”。加之此前“百家電商抗疫播報行動”“疫情大數據查詢平臺”,形成了從資訊播報、數據查詢、物資對接、扶持政策、專項調查等“五位一體”全方位的綜合服務體系。涉及電商包括京東、拼多多、蘇寧易購、唯品會、網易嚴選、蜜芽、貝貝、寺庫、途虎養車、阿里巴巴等零售電商;攜程、同程藝龍、馬蜂窩、滴滴出行、美團、餓了么、哈啰出行等生活服務電商;wish、亞馬遜、eBay、敦煌網、考拉海購、洋碼頭、行云全球匯等跨境電商,及國聯股份、慧聰、一畝田、卓爾智聯、盤石等產業電商。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law@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關鍵詞】阿里騰訊補貼
              大湿兄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