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gzin2"></code>

      當前位置:100EC>B2C動態>【電商快評】電商“精準扶貧”成農村“脫貧攻堅”生力軍
      【電商快評】電商“精準扶貧”成農村“脫貧攻堅”生力軍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23日 20:09:29

      (網經社訊)9月23日,農歷秋分,我國億萬農民迎來第二個“中國農民豐收節”。

      在今年年初,《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對外發布,文件明確指出,今明兩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期,“三農”領域有不少必須完成的硬任務。同時,文件提出實施“數字鄉村”戰略,深入推進“互聯網+農業”。對比近五年“中央一號”文件不難看出,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對電商重視程度的持續提升。

      今年以來,無論是傳統電商平臺阿里、京東蘇寧易購、唯品會等傳統電商勢力,還是以拼多多云集、貝店為代表新興的社交電商“新軍”,都做起了縣域、鄉鎮、農村市場“下沉市場”的生意,以獲取更多的新用戶,發掘新消費市場,促進低線城市的消費升級。(相關專題:http://www.sea70.com/zt/nmfsj/

      頭部電商平臺農村扶貧戰略、舉措梳理

      阿里巴巴推出的農村淘寶項目通過與各地政府的合作,實現“網貨下鄉”和“農產品進城”,幫助農民脫貧致富。同時,在2017年6月,農村淘寶正式升級,與手淘合二為一,針對農村市場增設“家鄉版”。相關數據顯示,阿里巴巴旗下的農村淘寶已孵化培育出160多個區域農業品牌,上線300多個興農扶貧產品和23個淘鄉甜種植示范基地,建成超過3萬個村級服務站,近5萬個村小二。

      除村淘外,阿里還在2017年上線了“興農扶貧”業務。日前落幕的“阿里巴巴2019豐收節公益直播盛典”上,縣長+網紅+明星的帶貨模式,在3小時的直播中吸引了國內、外3400萬人次圍觀,帶貨成交2640萬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64%,創下新紀錄。

      京東:其農村電商項目主要為:3F戰略、京東便利店和京東幫。其中,3F為實施工業品下鄉、農產品進城、鄉村金融三大戰略。2018年,京東引領扶貧進入3.0時代。截至目前,京東在全國數百個貧困縣上線商品超300萬種,實現銷售額超500億元,直接帶動70萬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增收。

      拼多多:作為新興電商平臺的代表,雖然成立時間不長,但在農村扶貧上較有經驗,且通過自己獨特的玩法,開展的較為順利。9月23日,2019年“中國農民豐收節”之際,在中國農業部和“中國農民豐收節”組織指導委員會的指導下,由新電商平臺拼多多聯合11所中國高校舉辦的“農業科技創新與豐收中國”論壇。會上披露數據顯示,僅在2018年,拼多多就砸下100億元做電商扶貧。數據還顯示,2018年度,拼多多平臺農產品及農副產品訂單總額達653億元,較2017年的196億元,同比增長233%。過去三年,拼多多平臺已累計幫扶139600戶建檔立卡扶貧家庭,產生超過21億筆助農訂單,累計銷售109億斤農產品,相關交易總額達510億元。今年6月份,“多多農園”第二站落戶云南文山。據網經社了解,“多多農園”是拼多多在脫貧攻堅和農產品上行上的新探索,旨在通過對產業鏈的改造,打通貧困地區農產品上行,讓農民享受更多產業鏈利益。拼多多指出,在未來五年內,還將推動100個“多多農園”項目落地云南,覆蓋500個貧困村,培養5000名云南本土農村電商人才,孵化和打造100個云南特色農產品品牌。

      貝店:通過“一縣一品”扶貧助農計劃,“社交電商+技術培訓+消費扶貧”的電商助農新模式,眾多貧困地區的農產品正迅速成為網紅爆款,暢銷全國。據網經社了解,2018年至今,貝店已與超150個縣域達成產地直供合作,銷售農特產品達800多種,累計銷售農產品超7億斤,為農民創收超30億元。8月22日,貝店以596659斤的成績,創造了“24小時單一網上平臺銷售最多土豆”吉尼斯世界紀錄稱號。

      電商平臺“精準扶貧”成農村“脫貧攻堅”生力軍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認為:在阿里、京東、蘇寧易購、拼多多、貝店等頭部電商平臺帶頭加大對農村脫貧扶貧力度的努力下,農村電商將進一步加速農村地區的經濟發展和繁榮,同時開展“精準扶貧”的上述電商平臺,無疑成為了我國成農村“脫貧攻堅”生力軍與中堅力量。曹磊進而指出道:

      第一、從阿里的“千縣萬村”計劃、京東“千縣燎原”計劃、蘇寧“縣級蘇寧易購服務站計劃”,再到拼多多的“100億元電商扶貧”、貝店的“一縣一品”扶貧助農計劃,不難看出我國頭部電商平臺率先積極行動起來,無不體現了“平臺經濟”的強大帶動效應和輻射能力。

      第二、農村扶貧是重點,由電商平臺帶頭進行的農村脫貧、扶貧行為,通過自己的方式助力農村電商發展,幫助農產品打開銷路,進一步加速農村地區的發展和進步。

      第三、呈現傳統電商巨頭、新晉社交電商“新貴”齊頭并進局面。推進電商農村新發展早已成為這幾年電商的重要戰略。從2015年起,阿里巴巴、京東、蘇寧等電商巨頭們就開始了大規模的電商“下鄉進村”。但在2017年拼多多出現后,爭奪農村市場的格局再次發生了變化,也帶動了貝店、云集、淘集集等新晉社交電商“新貴”們“下鄉掘金”。2019年,隨著國家政策的進一步扶持與推進,各大電商農村扶貧行動更是五花八門、遍地開花。

      第四、農村電商市場的潛力和爆發力不言而喻。據網經社“電數寶”顯示,2018年農村電商交易規模達17050億元,同比2017年農村電商市場規模的12448.8億元,增長37%,其增幅遠高于2018年我國網絡零售(19.40%)、電子商務(13.57%)的發展水平。

      圖片.png

      第五、隨著“振興鄉村”戰略的進一步明晰、“精準脫貧”攻堅戰的加速推進,電商們在廣闊農村的布局勢必更加深入,更多的農民將受益于電商、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新經濟、新技術、新模式的應用,“電商只是農村、農民、農業全面互聯網化、數字化、智能化最基礎的、入門級的切入點”。

      電商扶貧意義有三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認為,電商扶貧的戰略意義不言而喻,對于農村市場來說,是質的升級,體現在增收、就業等各個方面。這些電商平臺除了在消費端發力、拓展新用戶外,還在積極幫助農民學會網上開店,拓展銷售渠道、傳授運營技巧,教會他們如何利用互聯網來增收,尋找脫貧、致富門道。具體而言,曹磊總結以下三點。

      第一:意識。通過電商扶貧,農村電商的經濟體系正在被逐步建立,農民的認知和品牌意識也在改變,整個產業也會在新的運行環境下升級,從源頭實現與一線供應鏈一樣的優質優價。這點上,浙江工商職業技術學院電商專業主任劉永軍教授感同身受,他指出:農村群眾在利用電商、互聯網“脫貧致富”時,特別需要轉變思維,包括:

      1、從傳統思維到互聯網思維的轉變,既開放和共享;

      2、從小農思維到新農人思維的轉變,由各自為戰到抱團取暖,共建汪清地域品牌,從賣產品到做地域品牌;

      3、從打工思維到創業思維的轉變,政府及公務員也要有創業思維,要做好產地背書、地域品牌推廣宣傳、提供扶持政策,為企業搭好臺;

      4、老板也要從傳統買賣思維轉型創業思維,從買賣產品到提供健康食品服務(天然無污染、綠色、有機)。

      第二:創收。通過互聯網講貧困地區的農產品銷售出去,并且要在價格上以及銷量上更有優勢,能夠讓農民明顯得感受到前后差異。此前,拼多多創始人黃崢就指出,電商企業參與扶貧工作,核心是利用互聯網的優勢,解決農產品流通問題,讓貧困地區有產就有銷,多勞能多得。

      第三:賦能。讓農民獲得學習的能力,認知的能力,打破地域之間的隔閡,賦予整個行業新的活力,而不是簡單的幫賣貨的扶貧形式,更多的是要給農村市場“造血”,推動新舊“新動能”轉換,才能盤活整個農村電商,乃至整個農村市場經濟。

      對此,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武漢江南北公司CEO高攀補充道,中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決定性進展,其中參與扶貧助農的電商平臺們功不可沒。總體來說,各大電商平臺為扶貧助農出了力、提了速,以較低的門檻幫助了一部分農村貧困人口實現了增收脫貧。但是,電商扶貧不應該被等同于幫助農戶賣農產品,電商、互聯網平臺還可以通過數據、產業、用工、創業、金融等方式為農村脫貧做出更多更大貢獻。

      農村電商扶貧發展存在問題

      盡管在多方努力下,農村電商已取得了較大發展,但在曹磊看來,目前依舊存在不容忽視的問題,亟需多方努力客服解決。

      問題一:在我國大部分地區,農產品上行的比例仍比較低,對農產品的認識不夠清楚透徹。由此,農產品上行就面臨著農村物流基礎設施薄弱、成本居高不下、缺乏專業人才、農村物流企業資金不足等問題。

      問題二:農村電商服務站要從“一村多站”轉向“一站多業”。“一站多業”就必須整合多方面的資源,除了讓站點成為上行和下行的重要通道外,還要疊加業務,讓站點從“惠民”“便民”向“富民”轉變。

      問題三:我國農村電商發展還處于起步階段,人才難找、難留和成本過高等難題,嚴重困擾我國農村電商的發展。

      問題四:農村電商還需要大量的軟件開發、倉儲快遞、冷鏈物流、攝影美工、追溯防偽、人才培訓、金融服務等產業鏈上的服務企業。同時,還要為農村電商發展提供品牌注冊、營銷推廣、人才培訓等多個公共服務。

      問題五:對價格、信息、數據獲取能力薄弱且滯后。在傳統流通鏈中,農民和消費者之間缺乏直接對接,供給信息需層層傳遞。一旦信息滯后,產地預判錯誤,市場便會引發連鎖反應,出現“豬周期”、“蒜你狠”、“向前蔥”、“逗你玩”等農產品價格周期陷阱。就此問題,各大電商要逐步建立農產品大數據平臺,將消費信息反向輸出予產地,讓農民盡可能清楚地了解到消費者的偏好習慣、農產品品類銷售增速等情況,同時依托消費數據為貧困戶提供因地制宜的種植和銷售方案。拼多多就抓住了這一點,曹磊舉例說。

      曹磊進而指出:電商扶貧是一場持久戰,不僅是一條“前無古人”,更是“放眼全球都沒有成功先例可循”的道路,需要變摸索邊總結,“攻堅致富”道理困難且漫長。

      我國的農村電商還處于起步階段。曹磊認為,現階段,對于阿里、京東、拼多多等電商平臺來說,進入農村進行扶貧,除了要幫助完善農村供應鏈以及產品掉配、運輸等,還要做好這“四件事”

      1、清晰傳達平臺消費者的需求,建立大數據平臺,實時作出針對性的調整。

      2、要建立產業、政府政策、統一倉儲物流、供應鏈金融與電商配套服務于一體的完整的電商生態體系。

      3、“從人、物、場、供應鏈以及運輸端,幫助農村電商搭建系統化的架構,是扶貧的電商平臺們需要長久做下去的事情。

      4、農村電商在發展的過程中,將會從以往的單一網絡零售向批發、B2B、C2B、社交電商、跨境電商轉變,帶動農村電商、經濟整體騰飛。

      “十一”黃金周落幕,在線旅游平臺消費投訴也隨之增加。據“電訴寶”(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顯示,涉及投訴較多的平臺有途牛、同程旅游、藝龍、攜程、飛豬、去哪兒、馬蜂窩、走著瞧旅行、聯聯周邊游、世界邦旅行、俠侶親子游、騎驢游、小豬短租、旅劃算、微旅、igola騎鵝旅行、鉑濤旅行、驢媽媽旅游、青芒果旅行網、發現旅行、訂房易、周末酒店、愛彼迎、愛訂不訂等。如您有這方面侵權遭遇,請訪問“電訴寶”在線投訴維權。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law@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大湿兄导航